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朝末年

坐等喝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1年03月14日  

2011-03-14 19:57:02|  分类: 道德经与宇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 通过前面几章的整理,我们得到了一个描述人生的分布式曲线(图12)。现在就使用这张图来看一看是否可以对《论语》和《老子》中的一些话有进一步的理解。在“天地不仁,圣人不仁”一章里通过前两种人的曲线我们看到了圣人和君子是怎样划分的,如今,通过更加完整的人生曲线,就可以将这样的划分进一步扩展:
  
  2011年03月14日 - 宁静致远 - 新年大吉
  
   在“天地不仁,圣人不仁”一章里所设立的道的回归线依然用于划分君子和圣人,这条线以下的部分是圣人。而曲线图的上方,错过了最晚“志于学”的时间而进入“困而不学”区域的人是小人。已经“志于学”的人由于已经进入到了“仁”的状态,所以是君子。对于那些还没有“志于学”,而又没有错过最晚的“志于学”时间的人还不能说是君子还是小人,他们是“后生”。君子与后生之间的分界线并不明确,主要原因是每个人“志于学”的时间各有不同。于是,从孔子根据“学”对人进行的分类,我们得到了完整的人生曲线分布图,而在这张图上又看到了“圣人”、“君子”、“小人”和“后生”的另一种分类。值得注意的是图中君子的区域明显比小人的区域要大,但这并不是说君子的数量比小人多,而只表明君子的人生所经历道路的可能性比小人要多,而小人的人生曲线则基本相同。这样的结果也说明了《论语》第十三章孔子所说的: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”。
  
   这张图不仅可以显示上面的分类,《论语》中许多关于年龄的话也可以在这张图中找到位置:
  
   2011年03月14日 - 宁静致远 - 新年大吉
  
   从人生的起点开始,首先看到的是《论语》第十七章中的:
  
   子曰:“性相近也,习相远也。”
  
   人的本性是相近的,而在后来的实践中由于经历、环境的差异造成人逐渐远离。从上面的图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,在人生的起点处,阴影部分宽度很小,而后逐渐加大,以至于发展到最后走向三种不同的稳态,这三个稳态之间的差距已经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了。不仅如此,所谓“性相近”不仅仅是指所有的人本性都很接近,他们还共同接近一个参照点。假如有一位朋友和我住的很近,如果有这样的场合需要像别人介绍我们两个人的住处,我应该会这样说:“我们俩住的很近,在颐和园旁边”。几个人相距很近,这是一个相对的状况,他们还一定具有一个绝对的参照点,他们共同具有距离某个著名场所很近的特点。因此人的本性相近是个相对的状况,而这些本性相距很近的人会离一个在他们之外的,绝对一些的参照点很近,而这个参照点就是“道”。人在出生时本性是相近的,都是在道附近。
  
   再往后就是前面引用过的《论语》第九章中的:
  
   子曰:“后生可畏。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?四十五十而无闻焉,斯亦不足畏也已。”
  
   后生可畏,你怎么能知道后来的人就不如我们呢?这个“畏”有害怕的意思,是害怕自己说错了,因此它主要是谨慎的意思,它是说对年轻人的评价要慎重,不能轻易下结论。从人生曲线分布图上看,后生是那些还没有开始“志于学”的人,这样的人我们还无法确定他未来人生曲线的走向。有可能真的到四十、五十看到他已经走上背离道的不归路,已经不足畏了。也有可能此时还是“后生”的人会在未来创造出奇迹。如果谁对“后生”轻易的下结论,将来的发展很可能会完全推翻它,那么下结论的人岂不是很丢人。因此,说到年轻人的未来一定要“畏”,一定要慎重。另外,“焉知”还有你怎么知道,你凭什么知道的意思。处于青年时代的人未来还没有确定,在他们还年轻的时候就轻易地去说XX一代是垮掉的一代给人一种轻率,不负责任的印象。这样没有论据,凭空给出结论的方法属于后面我们要提到的“狂简”。例如,每当一代年轻人处于20出头的时候,社会上就会有这样“狂简”的言论。现在正是80后的人20岁出头的时候,因此,80后是垮掉的一代就不绝于耳。从人生曲线图和孔子的“后生可畏”我们知道这样的言论是没有任何依据的。如果真的要给一代人下结论,也应该给人生曲线图中走到分叉点以后的人下结论。如果今天有谁喜欢说某一代人是垮掉的一代,就应该研究20后、30后、40后甚至50后的人,这几代人的人生已经不是“焉知”了,已经是“已知”了。
  
   人到了四五十岁还没有学习的成果展现,就不足畏的,就可以下结论了。这个年龄的人也有不好下结论的,一定是那些已经越过“而立”甚至“不惑”的人,这样的人此时正是“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”。如果在回归道的路上走的顺畅,就会在生命的晚年达到“不怨天,不尤人,下学而上达”的境界。而在四五十岁就不足畏的人会在背离道的路上越走越远,直至“老而不死,是为贼”。
  
   从前面引用的一些话中,我们看到了孔子对不同年龄段的人的批评。当然,对年轻人,孔子也是有批评的。例如《论语》第五章中:
  
   子在陈曰:“归与,归与!吾党之小子狂简,斐然成章,不知所以裁之。”
  
   这次孔子不在自己的鲁国,而是在陈国,看到自己年轻的同乡“斐然成章,不知所以裁之”。所谓“斐然成章”就是漂亮话连篇,“不知所以裁之”就是没有什么系统的思考来支撑这些漂亮话。于是孔子就说:“回家吧,回家吧,我年轻的同乡太‘狂简’了”。其实狂并不是问题,《神雕侠侣》中的杨过就被冠以“西狂”的称号,但杨过有“狂”的资本。那些没有资本,又喜欢居高临下对别人指指点点,而指点别人的时候又没有任何论据,凭空说出一些禁不起推敲的话的人就是“狂简”。年轻人“狂简”还有救,年老的人还“狂简”就不可救药了。面对同乡小子的“狂简”孔子的反应是“丢人都丢到国外来了,还是回家吧”,这里孔子也许是让“狂简”的年轻人回家,也可能是对自己说:“我回家算了,丢不起这人”。对于年轻人的鲁莽行为,孔子没有做出下结论的批评,在“归与,归与”的呼吁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自责,那种年轻人的狂傲行为是与本国年长者有关的自责。
  
   对年轻人最严厉的批评莫过于《论语》第五章中对宰予的批评:
  
   宰予旦寝,子曰:“朽木不可雕也,粪土之墙不可圬也。于予与何诛?”
   子曰:“始吾于人也,听其言而信其行,今吾于人也,听其言而观其行。于予与改是。”
  
   宰予白天睡大觉,孔子就说“烂木头已经无法雕刻了,粪土一样的墙已经无法粉刷了。对于宰予又能有什么要求呢?”这样的批评已经够尖锐的,对年轻人这种不求上进的行为,孔子将其比喻为“朽木”、“粪土之墙”。但是,紧跟着,孔子还是对年轻人寄予了希望:“我以前对待别人,是听其言而信其行,现在,我改了,先不相信他说什么,而是听其言而观其行。就是从宰予这里改的”。年轻人的不求上进的确要予以批评,它甚至改变了孔子观察人的准则。但是,孔子对待年轻人还是很慎重的,在“听其言”之后采取了谨慎的“观其行”,而不是一棍子打死,并没有“不信其行”。然而,对待四五十岁的人,孔子就没那么客气了:“年四十而见恶焉,其终也已”,(一个人到了四十岁还被人厌恶,那他这一生就完了)。在这里,再也看不到孔子“听其言而观其行”,因为已经没有时间,一切都已经太晚了。对于更老一些的人,如果他没有建树,碌碌无为,干脆就直接说:“老而不死是为贼”。
  
   从孔子对各个年龄段没有“志于学”的人的批评来看,年龄越大,要求就越高。这并不奇怪,它实际上包含了一个非常简单、合乎逻辑的原则,那就是:“人不能白活”。
  
   《论语》第四章中还有一句话很有意思:
  
   子曰: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,一则以喜,一则以惧。”
  
   这句话看上去很简单,一般不会留意,可能很多人在看到这一句的时候都会像我一样,浏览一下注解就翻过去了。通常的解释是:“父母的年龄,不可以不记在心里,一方面因为他们长寿而高兴,另一方面因为他们年迈而忧虑”。表面上看,它实在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,白话解释也入情入理。我看《论语》总喜欢随手翻看,脑子里经常反复出现一些句子,有时还会在聊天的时候拿出来引用。而问题就发生在这句话上,因为,在我脑子里经常反复出现的,并不时拿出来用的是: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,一则以喜,一则以忧。”直到有一天,我拿着书,按照习惯默念这句话时,突然发现不是“一则以忧”,而是“一则以惧”!这一下,我真的有些“惧”了,怎么会发生这样的差错呢?反过来看白话解释,是它影响了记忆,将“一则以惧”解释成“另一方面因为他们年迈而忧虑”,可不是将“惧”解释成“忧”了吗。忧和惧有相通的含义吗?看来有必要查一查字典,《新华词典》中这两个字的解释都非常简单,“忧”是发愁,“惧”是害怕,没有更多别的意思。看来忧和惧的含义完全不同,而对比一下我们自身的感受,忧和惧也属于两种完全不同的心理活动。“忧”可以说是对那种已知的,又无法解决的困难、事件忧心忡忡;而“惧”则是对那些未知的、可能对我们有危害的事件的恐惧。对比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”,随着父母的年龄增大,感触他们身体衰弱,来日无多,这些都是已知的,对这些事情的感觉很自然属于“忧”。如果说对父母有可能会去世这样的事,我们“惧”、我们害怕,就有些说不通了。人类发展已有许多万年,所有的人都会死,这有什么可怕的吗?如果有人长生不死也许是件可怕的事。因此,很自然,大家将这里的“惧”解释为忧虑。但问题是原文清清楚楚地写着“一则以惧”。如果我们向前追讨一下将“惧”解释成“忧”的人,会看到宋朝初年的《论语注疏》,那里将“一则以惧”注解为:“一则以父母年老,形必衰弱,见其衰老则忧惧也”。人真是伟大的创造者,在这里为了解释“惧”创造了一个词:“忧惧”。将“惧”解释成“忧惧”,实际上注疏的人想说的是“忧”,就这样,“惧”就变成了“忧”。然而,这仅仅是一厢情愿,如果查一查《辞源》、《辞海》,都找不到“忧惧”这个词,可见大家不认为这是一个词。还是现代人爽快,用不着这样掩耳盗铃,直接将“惧”解释成了“忧虑”。当然,也有学者看到了“惧”,而将其正确解释成害怕,南怀瑾先生就是这样做的:
  
   我们做子女的人,对父母的年龄不能不知道。为什么呢?两种心理,一种因为知道父母的年龄多了一岁,寿又添了一岁而高兴;但同时又害怕,因为父母年岁越高,距离人生的终站越近,为儿女与父母相处行孝的时间也越短,所以就有这两种矛盾的心理了。
  
   毫无疑问,“惧”就是害怕,但是说由于“父母年岁越高,距离人生的终站越近”而害怕有些说不通,因为这是已知的。说到底,由于父母年岁高,来日无多所引发的感情还是忧虑,而不是害怕。但《论语》里确实写的是害怕,关键是害怕什么。如果将我们分析的人生曲线拿来用一用或许可以解决问题。首先,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”是确定图中横坐标的值,因为横坐标是年龄坐标。然后,在找到的年龄点画一条纵线,从而去寻找纵坐标的值。于是,“一则以喜,一则以惧”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:
  
   2011年03月14日 - 宁静致远 - 新年大吉
  
   原来,由于人生在后期走向三种稳态,从而导致两极分化。如果一个人的父母处于道或德的状态,那他一定欢喜,这种欢喜是真实的,发自内心的。因为,这样的父母有道可传,儿女的人生路上所遇到的困惑有人可以请教,儿女在婴儿期所拥有的道,有人来传递,这样的情形,岂能不喜。然而,如果不喜,那一定会惧。因为中间状态不存在,如果父母不处在道和德的状态,那一定处于“失”的状态。在这样状态下的人,不知道边界在那里,由于年老,有可能随心所欲,但随时会越界。而面对这样的情景,人往往束手无策,通常的情况是,我们可以约束、指导下一代,但很难约束、指导上一代。有这样的父母,岂能不害怕?孔子的这段话不仅适用于儿女,也适用于成为父母的人本身。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”是说成为父母的人对自己的年龄一定要了解。“一则以喜,一则以惧”是说如果你自己不喜,那一定会惧。因为,人生已经走到晚年,还对生活了几十年的人生毫无了解,对边界毫无认识,此时再犯错误,已经没有改过的时间和能力了,这岂能不害怕。可见“一则XX,一则XX”是两个选项,对于特定的人,二者只选其一,而且,随着年龄的增大,喜和惧的程度都会加大。
  
   通过人生曲线,我们很好地了解了《论语》第四章中这句话的含义。最后还有一个问题,既然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”不仅仅是说给儿女听的,那为什么不说“百姓之年,不可不知也”,因为,三种稳态对所有人都是适用的。换句话说,那些没有子女的人就不用“一则以喜,一则以惧”吗?当然,这样的结论适用于所有人,但是,人有子女是一个普遍状态。而更为重要的是,身为父母的人负有更重要的社会责任,就是向子女传道。在另一方面,成为父母的人至少拥有一次向婴儿学习的机会,他们比没有孩子的人多了至少一次近距离接触道的机会。他们有责任,有机会。能够胜任这样的责任,把握了这样的机会,自然会喜。如此重要的责任不能胜任,如此绝好的机会没能把握,自然要惧。
2011年03月14日 - 宁静致远 - 新年大吉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